8kcc 4c8u c0my m1ti c4oy 1tvz cz08 k4s8 lvdf p575

第六百三十六章 改变(第二更)

    谈完善后的事,贵族们虽然无法怪罪格兰蒂,但他们对贝兰人的怒火也难以抑制,纷纷请求洛明出战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知道现在出战很难获得一个漂亮的胜利,甚至不一定能保证胜利,胜利也很可能是惨胜,因此要求也不高,没说什么决战,只是给贝兰人一个教训而已。

    洛明也就从善如流,又派了几队士兵过去,依托据点轮流向贝兰防线开火。

    不过究其本质,这只是又一次的骚扰而已,除此之外就是个实弹演习,打不死几个倒霉鬼的。

    敌人若是真的出来应战,或者从土墙后边射出箭雨,他们就会互相掩护着后撤,决不贸然决战。

    这一次对洛明来说也只是安抚众人情绪的手段而已,对战局本身没有太大意义。

    总体上说,洛明这一方还是坚持之前定好的战略,继续稳扎稳打,不贸然出击,准备等待贝兰人的后方乱起来再行动。

    而贝兰人这边则出现了不少改变。

    首先,洛明派出那么多贵族信使去串联各方,让他们后院起火了,必须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其次,威利瑟本人身亡,部众基本上被维陶塔斯吞并,这就让他对剩余两个军头取得了更大优势,话语权进一步增强,有能力强制推行他的一些新想法了。

    平原上,一队近千人的百姓拖家带口,大车小包络绎不绝,在路上行着,队伍周边又有许多贝兰骑兵来回游走。

    贝兰骑兵既保持着对他们的保护,也保持着对他们的监视,若是有人落后或者想溜掉,虽然不至于直接上来就要杀人,但也会恶狠狠地咒骂,甚至挥动马鞭去抽打他们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贝兰骑兵才不过一百人,而被他们催促着赶路的百姓将近一千。

    而百姓中并没有人做出任何反抗举动,这并不仅仅是他们胆小怕事。

    贝兰人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比如杀人或强抢民女,自然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军纪多么严明——惯于杀人放火抢劫的家伙哪可能有多严明的军纪?

    这一切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这些人都是伪军的家眷。

    贝兰人再怎么看不起那些给他们打下手的伪军,也必须承认对方并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绵羊,如果做得太过头,被伪军反噬就麻烦了,也会被上级狠狠责罚。

    而维陶塔斯更是召集了大多数军官,专门阐述了他的想法:

    “如今我们连续遭受挫败,追随我们的洛萨兵已经很泄气了,甚至可能有人都生出了异心,还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杀光或者远离他们,但一旦没有他们的帮助,我们本身就只剩下一千六百人了,连死守防线都根本守不住,因此我们必须继续用他们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他们的忠心,我想到了一个办法——把他们的家人全都带到我们这里来!”

    军官们思考了片刻,纷纷露出了钦佩的表情。

    寻常士兵做逃兵肯定是逃回家里,现在他们的家人都被带到了贝兰军附近看管着,他们能抛下家人往哪儿逃?

    至于什么临阵倒戈之类的事更是不可能发生了,士兵们的家人就是最好的人质。

    他们还可以充人头凑个数,虚张声势吓唬一下敌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士兵的家人基本上都是农民,而防线附近有一些前不久才被坚壁清野废弃掉的农田,稍微清理一下就可以在上边耕种了。

    种正儿八经的粮食要等到来年才能收获,这太漫长了,但种一些速生的蔬菜瓜果,也算是个补充。割草喂马之类的打杂活儿也能交给他们去干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被强制迁移过来,肯定得带上自己的所有口粮,不会指望贝兰老爷们给他们一口饭吃。若是事有万一,贝兰人还可以打一打他们的口粮的主意……

    反正整个过程内贝兰人也不用干太多活儿,只要护送一路就行,他们自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维陶塔斯还干了另一件事,那就是派出士兵去进一步地四处劫掠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般的劫掠,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张较为详细的梵希郡地图,然后专门指定了几个目标去有组织有纪律地去抢。

    除了普通的目标之外,其中有几个目标把别的贝兰人都吓了一跳——那是别的几家带路党的领地!

    那几家带路党的兵已经被贝兰大军裹挟走去正面战场上当炮灰了,他们的领地此刻就缺乏足够的守备力量,也对贝兰人没有什么警惕意识,去抢劫的话肯定是一抢一个准。

    但抢他们的话,不会引发那些被裹挟走的带路党军队的哗变吗?

    面对这个问题,维陶塔斯冷笑道:“现在我们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,哪里还顾得上正面战场?而且消息传过去总需要很多天时间的,到那时候说不定仗都打完了,或者那些炮灰已经被击溃消灭了。他们就算气冲冲地往回赶,回到梵希郡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敢承担这个责任,手下也就不管不顾地照做了——指望贝兰军的中下层军官很有大局观这种事本身就不实际,他们现在也都存着赶快捞一笔,然后哪怕打了败仗也不空手而归的心思。

    在抢了这几票之后,他们的确收获了许多财物,也凑出了能够再支持一段时间的军粮。

    “诸位,现在我们得做好两手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在一个内部的秘密会议上,维陶塔斯郑重地说着,“据说美泉子爵的兵马和人口缩进荒山里会缺粮,但看他们不肯主动出击的样子,或许他们的粮食其实可以再撑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能撑得比他们更久,获得胜利,那自然是好的。

    但若是这一条行不通的话,我们就必须做好面对失败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人面色改变,但没有人直接跳出来反驳,维陶塔斯在心中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来这段时间,他试图提升对军队掌控力的工作获得了圆满成功啊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的话,下一阶段的计划也就可以进行了。